贝菌菌菌君

不可穿越的玻璃板固定出映像的空间,
将现实的演出悉数纳于其中。
这个花了大力气设计的舞台,让真实从每一个梦里构造而起。

但镜子和梦一样,都是饰演导演的诈骗师,
精心打磨着陈旧的日常节日,在四方的舞台上上演着令人寒颤的哑剧。
可当我恐惧的错开目光时,
所有的演出都停止了,
透过指缝,我偷偷的窥视,却只能看见一具具佝偻的身影。

和烷烷一起在西湖边堆了个头上长草的胖卡卡
(σ゚∀゚)σ(雷总的四十米大锤蓄势待发)
杭州两年没下雪啦,激动的旋转跳跃'▽'

做了个年终总结,感觉在一年里还是尝试了很多种画法的   ᐛ ,2018继续努力!

涂个自家女儿做头像,抓紧一切空闲时间输出٩( ᐛ )و